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不是任何事情都值得与人分享

2013年03月06日 16:45
来源:凤凰讲堂 作者:梁文道

我的一个亲身经验,我觉得很好玩。去年我在我的公司里面,在干活的时候,我的公司常常有一些外头来的参观那些团体,来了一群清华大学的学生是交换生,到香港的交换生,也来参观,看到我,然后我认识他们的香港这家交换学校的老师,我跟这个老师聊天的时候,我注意这批清华的学生,他们在干嘛呢?我跟他老师大概站在这,我跟他老师这么聊天,那些老师统统走过来,围绕着我,然后另外有一个人在照相,整个过程里面,没有人跟我说,我能不能跟你拍张照,我们拍张照好不好?也没有人跟我,还有跟我在说话的他们的老师打招呼,我们就在这么说话,忽然是这边多了一个头,两个头,三个头,旁边几个头,就拍拍拍拍拍,一批拍完了再来几个头,第二批头,第三批头,如此下来,几十个头在我身边轮流出现。我件事我觉得很有趣,很好玩,因为我发现我像是蜡像馆里面的那种蜡像,不是一个活人,是来帮他们拍照的背景,或者像故宫里面,常常看到的那种珍妃的头像,你可以塞一个头进去的那种。

他们为什么会觉得没有必要来跟我,跟他们的老师讨论要不要拍照这件事,这么来拍?很明显是因为他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正如我刚才说的有一位年轻的记者,听完我说到我们每个人的档案都被公开之后,他也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这种不觉得这是个什么问题,它是个什么问题呢?它的问题就在于我们今天之所以不注重,不保护个人隐私,也不注重,不尊重他人的隐私是因为隐私这个东西,过去它是围绕这个更根本的概念建立起来的,就是自我,我们觉得自我很重要,自我有一部分,我们的隐私需要被保存,需要被捍卫,但是今天我们的自我观念不是这样的往内聚的,内聚型的,它是发散型的,它不在于我保存了多少与众不同的东西,我保存了多少别人不知道的东西,保存了多少真正只属于我的东西,我们今天定义自我的方法,是看我这个我,能够扩到多大,所谓扩到多大,就是有多少人看到了我,注意了我,这就是微博年代的自我,什么叫微博年代的自我?我刚刚说了,一个人拉肚子,一晚上拉了6、7回,他觉得有需要在网上跟大家公布,因为他觉得那对他来讲都是很重要的事情,而这种重要,拉肚子拉得他辛苦死了,这件事情,人家应该都要知道,他这个我变得多大,他觉得自己生活中任何琐碎的小事,都是大事,都是人家应该要感兴趣,人家应该要知道的事情。

什么叫粉丝?我们今天好像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就是偶像,每个人都是巨星,其他人都应该成为我的粉丝,当然我也会成为其他人的粉丝,我们互相崇拜,我们互相欣赏,然后我们大家都好高兴,我们每天在上面发布我的消息,人家关注,然后再facebook那种状况下更好玩,他们会互相表态支持,like喜欢,然后我见过最荒谬的状态是什么样子的,我一个朋友,他说他外婆去世了,他好伤心,然后他写了一个故事,说他怎么样怀念他的外婆,他发了这个帖子,在他的facebook上,结果得到了好几百个like,好几百个喜欢,你在想这些人喜欢的是他写这篇文章很感人,还是喜欢他外婆死掉了?好奇怪。

我们都希望别人来肯定我,我的什么感受,我的什么想法,不能只是我自己的,需要被分享,所以“分享”是我们这个年代的关键词,我们一天到晚讲要跟人分享,分享到一个程度是根本不需要讲,就什么东西值不值得分享,在我们看来,根本没有什么不值得分享的,任何事都值得分享,那么任何事情都值得跟人分享的理由就在于我变得非常大,这样的我,穿越了公私之间的界限,这样我的不再保护属于我的东西,这样的我,他是占夺性的,他要占夺更多的目光,更多的关注,他才觉得他存在,而不是像以前的我,以前的我是反过来看,你有多少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所谓做你自己,但是今天我们不是要做你自己,我们今天要做的就是人家看到的我,而不是我自己心目中的自己。以前当然我们也会关注人家对自己的承认,人家对你的认可,人家有多么尊敬你,这从来都很重要,只不过人家对你的尊敬,在过去只是构成自我认同的一部分,现在这部分变成最大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吴如加] 标签:梁文道 分享 私隐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