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请添加图片名称
凤凰网讲堂 > 每日选修课 > 社会课 > 正文
请添加图片名称

去乡村旅游,你图什么?

by:凤凰讲堂

对于村民而言,乡村是家园,是让自己生产和生活一辈子的地方。而对于城里游客而言,乡村是一种理想化的幻象,是城里人化解乡愁的场所,是一个新的消费战场。

来源:南方周末

让我们先从一个真实的事情讲起:

国内一知名历史学家讲述了他受邀去两所中学做历史学术报告(北京某著名重点中学和某贫困县所属中学)的不同经历。当在北京某重点中学做报告时,一上午的时间过后,已到午饭时间,他问现场学生:我还有点内容没讲完,但考虑到已经到午饭时间,你们看我是继续讲,还是到此为止,让你们去吃午饭呢?现场的中学生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继续讲!他后来从学校老师那了解到:学生认为这样的与历史学家面对面学习交流的机会非常难得,他们不忍浪费。相比之下,吃饭是小事。当他在某贫困县所属中学做报告时,同样是临近午饭时间,他的报告被学校老师打断,老师告诉他:因临近午饭时间,学生们希望能早点结束报告去吃饭。于是,他的报告无奈结束。

我不想针对这个事件做任何价值判断,我们无法去分辨孰优孰劣。因为贫困县的孩子有太多理由这么想和这么做:因为贫困,他们会更在意食物,更在意物质的饱足感,一切都无可厚非。而北京重点中学的学生,家境相对富足,见识也广,所以对能否按时吃一顿午饭也就没那么在意。两个学校的孩子们都没有错。

我之所以讲述这件事情,是因为它与“稀缺”有关。经济学家塞德希尔·穆莱纳森和心理学家莎菲尔在合著的《稀缺:我们是如何陷入贫穷与忙碌的》一书中指出:稀缺心态是一切稀缺的根源。专注的“得”往往导致管窥的“失”。当稀缺俘获大脑时,人们的注意力会集中在紧急的事情上,并将其他事物排除在外。这种专注会让人们从稀缺中获益,让人们获得“专注红利”。由于“目标抑制”的作用,人们在专注某项重要事物的同时,就不容易想到其他重要事物。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损失可能更大。稀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稀缺心态。

这不禁让人思考一个问题:究竟是贫穷导致穷人思维?还是穷人思维导致了贫穷?笔者不想也不能给出答案。但这个问题,倒是为我们在乡村振兴和乡村旅游发展浪潮中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思考视角。

乡村振兴,是文化社会经济和生态文明的全面振兴。乡村旅游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重大不可小觑。无论是乡村振兴战略,还是乡村旅游发展,都是多方主体共同参与的,也是需要兼顾多方主体的利益的。地方政府、村民居民、工商资本、企业、新乡民新乡贤、城里消费人群等等,都是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的参与者和利益相关者。在这样一个生态圈多方力量博弈的过程中,任何一方都有自己拥有的资源、稀缺的资源以及最想要获取的利益。

乡村振兴要发挥村民的主观能动性,这是乡村振兴战略起到实质效果的关键所在。乡村旅游发展也要充分尊重和考虑村民的利益,要在改善生态环境优化景观的同时,让村民更多参与到乡村旅游发展中来,从而实现农村更美、产业更强、农民更富的目标。但村民能否参与进来,如何参与,如何分享利益,这就成了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发展的重要问题。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提出:中国,从根本上来说,是乡土性的。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当今中国,面对汹涌而来的城市文明,乡村文明显得非常弱势,也极不自信。除了主观上的弱势之外,客观上来看,乡村振兴和乡村旅游发展的资金思路和技术规划设计等多来源于城市和工商资本,乡村旅游的消费群体也是都市人群,因此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村民在乡村振兴和乡村旅游发展浪潮中,似乎都难以完全当家作主。

由于村民及地方政府对规划设计及资金等方面的稀缺性感知非常强烈,从而导致在这些方面产生“专注红利”,而对乡村文明文化及乡村自然人文资源这些相对隐性的部分缺乏关注,地方政府和村民更多的是选择把自身发展的规划设计及重要乡村资源的使用权交给了其他利益相关主体。随之而来的是,乡村资源的收益及增值部分也就更多地流向了其他利益主体,而村民在其中的话语权及收益权也就被明显削弱。乡村旅游发展中的很多要素资源是发展的基础与核心,其权属也不清晰,收益更不明晰。这样就很容易导致相关收益更多流向开发主体工商资本或其他的资源使用方,而农民获取的收益甚少。这可能导致的结果是:村民自主自觉发展的意识偏弱,参与的积极性不高,甚至出现消极抵制与破坏,多方利益主体难以协同发挥最大效用,从而影响乡村旅游与乡村振兴的效果。

村民及地方政府对于自身文化乡村文脉的不自知与不自信,导致其过分落入对资金稀缺的认知陷阱中。村民对自身文化与生活方式的自知与自信,是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的根基。村民积极以主人翁的意识与状态参与到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发展中来,是可持续发展与全面振兴的根源,也是解决乡村诸多问题的关键所在。而促进城乡文明的平等对话与交融,是提升村民与乡村地方政府自知与自信的有效路径。

我们可以想想:多少人是看了那些丽江的纳西族老太太坐在石板上晒太阳的照片,才激动地买了去丽江的机票,希望去晒晒太阳发发呆?又有多少城里人,在每日的奔波忙碌中,脑海里浮现的是去乡村享受一天没有WiFi、没有快餐、没有嘈杂,只有诗与远方的田野,只有粗茶淡饭甚至筚路蓝缕的生活景象?当城乡生活的方式与景象开始趋同,乡村旅游的核心吸引也就开始削弱。我们希望村民能按照自己感觉最舒服的方式生活,按照自己的需要建设自己的家园,而不是把一切拱手交给他人。因为对于村民而言,乡村是家园,是让自己生产和生活一辈子的地方。而对于城里游客而言,乡村是一种理想化的幻象,是城里人化解乡愁的场所,是一个新的消费战场。对于工商资本而言,乡村是资本回避风险的一种选择,是资本增值的一种渠道,是企业家表达乡村情结与情怀的方式。说到底,稀缺心态是一切稀缺的根源。对于村民而言,不仅要知道自己所稀缺的,更要自知自己所拥有的。对于其他主体而言,则应明白村民和乡村的稀缺,是自己收到的馈赠,应充分尊重和珍惜乡村文明与积淀,怀着敬天爱人之心去开发与使用乡村资源,追求合理收益,以求乡村可持续发展。

回到之前,城里孩子对于历史的渴求与乡村孩子对于午饭的迫切,并不代表谁更热爱历史,谁更渴求知识,大可不必因对贫穷的强烈感知而产生过度放大的稀缺意识。他们只是在特定的时间里需求的差异。人世间,各有各的稀缺,也各有各的丰足。关键是要找准不同的需求,并进而准确定位,满足这种需求,才是解决问题的不二法门。

(作者为南京农业大学副教授)

[责任编辑:李恩进 PSY114]

推荐
凤凰网讲堂
微信号:孺子牛X

凤凰新媒体 讲堂频道
互动邮箱:jiangtang@ifeng.com
官方微信:孺子牛X
ID:ifeng_jiang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