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请添加图片名称
凤凰网讲堂 > 每日选修课 > 课余 > 正文
请添加图片名称

花3000万也要杀了他!没有一个间谍,能活着走出这里

by:凤凰讲堂

如此看来,斯克里帕尔似乎已经决意金盆洗手安度晚年了。如此,为什么有人要对已经退休的间谍不依不饶,不惜追到偏僻的英国小镇,还连他的家人都不放过?

来源:大风号Vista看天下

索尔兹伯里是位于英格兰南部的一个小城。

在城外不远的原野上,耸立着世界闻名的巨石阵。和那里游客的熙熙攘攘形成对比,索尔兹伯里安静、平常、与世无争,整个城市似乎还停留在中世纪。

从市中心的Zizzi’s餐厅到附近连锁超市Sainsbury’s的这段路,再普通不过了——走到市图书馆后右转,穿过一条逼仄的小巷,再跨过一条小河就到了,全程用不了90秒。

然而,在3月4日下午,这段路由于一位前俄罗斯间谍的经过,成为了全世界的焦点。如今,这条小路上载着谋杀的诡计、间谍的疑云,恐怕还有残留的神经毒剂。

神经毒剂入侵英国小城

3月4日,英国警方接到警报说,一名66岁的男子和一名33岁的女子在超市外的长凳边突然倒下,陷入无意识的状态。

事发当天,当地居民弗雷娅·丘奇(Freya Church)说,当她看到这两人时,他俩看起来“中毒”了。“女子已经昏倒,男子的手在做一些奇怪的动作,眼望着天空”。丘奇说,“他们看起来有点神志不清了,像是摄入了作用很强的东西。”

这名男子的身份让这起事故非比寻常——他是曾被俄罗斯判定为英国间谍的俄前情报官员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当时和他一起的女人,是他的女儿尤利娅。

据英国警方最新调查结果,他们当时吸入了一种神经毒剂。这种剧毒化学物质可以阻止神经系统工作并关闭身体功能,通常通过口腔或鼻子进入人体,也可通过眼睛或皮肤吸收。

3月8日,工作人员裹防护服,检查俄罗斯前间谍斯克里帕尔中毒现场。(视觉中国图)

事发至今过去了一个多星期,斯克里帕尔和尤利娅仍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生命垂危,而第一个发现这对父女的警察也被连累中毒,情况一度十分危急。据报道,英国卫生部门已经要求当时在事发地附近的民众清洗当时的衣物和随身携带的用品。

一种推测称,这种神经毒剂很有可能是尤利娅自己带回来的。尤利娅是个商人,生意主要在莫斯科,这次回英国前,有位朋友给了她一份礼物,托她带给父亲。结果父女俩在餐厅或途径的商场打开这份礼物后,就中毒了。

另一种推测是,有杀手把神经性毒剂放进了斯克里帕尔父女的食物或饮料内。案发现场曾出现过的一男一女,进入了警方的怀疑范围。

斯克里帕尔和女儿尤利娅曾经在Zizzi’s餐厅就餐时的合影。监控显示,此次中毒前他们也在这家餐厅用餐。(网络图)

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10日报道,警方在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市一家意大利餐厅发现神经毒剂的痕迹,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前在那里用餐。

报道没有交待消息来源。警方发言人拒绝回应这一报道。

目前,英国警方已经找到了超过200名目击者,收集了240多条证据,调查仍在进行中。而本就扑朔迷离的案情,因为斯克里帕尔的双面间谍身份,变得更加复杂。

一日为间谍,终生为间谍

斯克里帕尔曾在俄军情报部门工作,上校军衔,1999年转至俄外交部,一直工作到2003年。

2004年,斯克里帕尔在莫斯科被捕。他后来承认1995年被英国军情六处(MI6)策反,向英国提供了藏身欧洲各国的俄军情报部间谍名单,获得了10万美元的报酬。

2006年8月,斯克里帕尔被莫斯科军事法庭判处13年监禁,随即被送到距离俄罗斯东南550公里的摩拉维亚一个监狱服刑。

2006年8月9日,斯克里帕尔在莫斯科地区法庭上接受庭审。(网路图)

2010年,他在美国和俄罗斯的一次间谍互换活动中获释,后获得英国庇护,也因此被认为是当时英国最重要的间谍之一。来到英国后,斯克里帕尔拥有了新的身份、房子和养老金,在索尔兹伯里开始了新的生活。

然而,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2012年,斯克里帕尔的妻子因癌症去世,2017年儿子因一场车祸在圣彼得堡丧生。几年间,一个美满的四口之家只剩下斯克里帕尔和女儿尤利娅相依为命。有消息称,3月1日是斯克里帕尔的儿子亚历山大的忌日,尤利娅也因此专程从俄罗斯回来,和父亲一起纪念。

斯克里帕尔心中明白,妻儿先后去世,绝不是那么简单。他曾对一个亲戚说:从他成为“双面间谍”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自己不会有好下场,也不会被独自留下。

而据警方所掌握的信息,斯克里帕尔妻儿之死确有蹊跷。尤其是他的妻子,死亡证明中称其死于癌症,但邻居却称她是遭遇车祸而死。目前,警方也已对此展开了调查。

斯克里帕尔双重间谍身份的曝光,让多年的邻居十分震惊。他们回忆说,斯克里帕尔在这住了7年多,从未有什么异常举动,是个“非常安静的人”。在路上遇到会打招呼,刚搬新家的时候,还邀请了周围的邻居去开乔迁派对。

如此看来,斯克里帕尔似乎已经决意“金盆洗手”安度晚年了。既然如此,为什么有人要对一个已经退休的间谍不依不饶,不惜追到偏僻的英国小镇,还连他的家人都不放过?

 

[责任编辑:张昊 PSY065]

推荐
凤凰网讲堂
微信号:孺子牛X

凤凰新媒体 讲堂频道
互动邮箱:jiangtang@ifeng.com
官方微信:孺子牛X
ID:ifeng_jiang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