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请添加图片名称
凤凰网讲堂 > 每日选修课 > 文史课 > 正文
请添加图片名称

东京审判,为何不见731部队的身影?

by:观察者网

坏人为什么没有受到惩罚?美国人为什么要包庇这批战犯?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批战犯罪孽深重?

近日,日本NHK电视台又播出了731部队的纪录片,再次将这支臭名昭著的部队带入人们的视野。以731部队所犯罪行,本是逃不脱战后东京审判的。但是在美国人的庇护下,731部队的主要元凶逃避了审判,或成为大学教授、或活跃于日本医疗及检疫机构,逍遥地度过了各自余下的人生岁月。

坏人为什么没有受到惩罚?美国人为什么要包庇这批战犯?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批战犯罪孽深重?答案其实很简单:美国为获取日本战争期间进行细菌武器研究及细菌战的有关资料,答应给予以石井四郎为首的细菌战战犯以豁免权。个中经过,容笔者细说。

一、石井四郎擅留731实验成果资料

1945年8月,苏联参战后,日军大本营作战参谋朝枝繁春中佐向731部队长石井四郎传达了破坏所有设施、隐蔽证据的命令,要求石井“破坏一切,职员一刻也不要停留,尽快回国,让一切证据物件从地球上彻底消失”。

石井四郎资料图

尽管石井答应朝枝按其说的去做,不过在毁灭证据时,他把之前人体活体试验积累的文献资料偷偷保存了下来。出于多年的军事和职业经验,石井意识到了这批资料的极端重要性,也肯定知道自己的罪孽深重,在战败的情况下,也许其潜意识里已经把这批资料视作他的“保命符”。

部队解散前,石井召集手下,宣布了三条纪律:1、返回家乡后隐匿在731部队的事实,隐匿军历;2、不能就任任何公职;3、队员之间不准相互联系。他自己则带着731部队的研究成果和文献资料乘机返回国内。其具体行踪无人知晓,只有人大概记得他在8月下旬乘专机“吞龙”号降落在日本熊谷机场。

逃回日本的石井将重要文件埋藏在东京住宅的后花园,托关系给自己开了张死亡证明,举办了一场假的葬礼,他以为从此可以安静生活了。

二、美国力阻苏联审判石井四郎

苏联攻占中国东北后,只逮捕了10多名未来得及撤走的731部队的中下层军官。四年后,苏联在伯力滨海军事法庭对12名731部队成员进行审判,并判处时长不等的有期徒刑。NHK纪录片很多素材即来源于伯力审判时的录像资料。

审判前,苏联通过其俘虏的731部队细菌制造部部长川岛清以及柄泽十三夫等人的供述,获悉了石井四郎的身份,于是通过国际检察局与美国在日情报机关第二参谋部联系,要求审问石井四郎等3名731部队骨干分子。

对苏联人的这一要求,参联会给麦克阿瑟发来密电,提出苏联人接手前,美国要派专人对此3人进行听证调查,如发现有不应让苏联知道的重要情报,需指示他们不向苏方泄露;苏联的审问也必须在美方的监督之下进行。麦克阿瑟对这项电报的执行基本上是化繁就简,直接拒绝了苏方的提审要求。不过,据石井的女儿石井春海回忆,美、苏曾到她家里讯问过石井四郎,不过讯问的都是关于研究的事,中间美国人还老是插话,当苏联人提出还想继续讯问石井时,被美国人拒绝了。苏联得到了形式上的尊重,但实际上一无所获。

石井四郎此刻已在美国人手中。他是在回国约半年后被美国人发现并逮捕的。早在太平洋战争期间,美国的军事情报机关已经发现了日军731部队和石井四郎其人了。美国人自己也在搞细菌战研究,但主要限于动物研究。石井等人所开展的大量人体活体试验资料对美国人的吸引力不言而喻。据传,麦克阿瑟登上日本领土问的第一句话就是“石井现在何处?”

麦克阿瑟资料图

美国拒绝将石井四郎交给苏联人,理由有三:

一是石井四郎掌握大量有价值的、可以称作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的军事医疗信息,如果苏联把这些信息搞到手,将在与美国的竞争中占得先机,所以美国政府将此事上升到关系国家安全的战略层面;

二是美国人担心,石井四郎如果交由苏联人审判,也许会咬出731部队幕后更高层的主谋,美国人对天皇是否牵涉其中当时并不清楚,但他们担心一旦石井把天皇给招供出来,那么对美国当时在日本的战后管理政策极为不利,不仅危及日本的“国体护持”,对美国的国际形象将造成重大打击;

三是此刻远东国际法庭已经开始运作,石井如果交给苏联,很可能要被作为战争罪犯的审判,这样731的信息就会传播到世界上,这与美国准备独占731部队资料的初衷相背。来自华盛顿的一封电报告诉麦克阿瑟,日本生物武器的数据对美国的价值非常之高,超过了对他们(指石井四郎等人)进行“战争罪行”审判的意义。因此,当时驻日本盟军最高长官麦克阿瑟不惜与苏联人翻脸,坚决不同意苏联人的要求。

后来的情况表明,美国人的担心不无道理。苏联在1950年公布的一部分审判记录显示,日本天皇曾接见过石井四郎两次,亲自批准在哈尔滨建设平房研究所,天皇的弟弟三笠亲王还曾经视察过平房营地,亲眼见证了毒气的活人实验。

三、美国政府与石井四郎达成协议

石井被逮捕后,美国初期的审讯并不顺利。一方面,盟军司令部不断收到匿名信,指控石井四郎的各类罪行,但却又缺乏实据;另一方面,石井本人对美国调查员的提问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参与调查的调查官员阿沃·汤普森认为,此人“防备很深,清醒,经常推脱”。他认为石井在撒谎。

石井四郎内心很清楚,美国人就是想独占他所保存的关于731部队的情报资料。他向美国第三任调查官费尔博士说了一段几近谄媚的话:“我作为细菌战的专家,希望能得到美国的雇佣,为了做好对苏作战的准备,我可以献上积20年的经验和研究的成果。在寒冷的地区以及在各种各样的地域,什么样的病原菌适用,我可以写出几册书来”,核心意思就是希望美国政府能不追究他们的战犯责任。

美国人对石井的核心需求也是心知肚明,无非就是活命。负责调查石井四郎和731部队的第二参谋部部长威洛比少将对麦克阿瑟说,要弄清731部队的情况,只有保证不把他们作为战犯追究,进展方能顺利。

麦克阿瑟把皮球踢到华盛顿。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回电称,对赦免石井等人的战犯问题,虽然不能预先许诺,但从保障美国的安全出发,仍可告诉他们,美国当局对石井及其同僚的战犯责任,将不予追究。这种口头的保证对于石井这样的老江湖来说并没有多大效用。根据后来发现的《石井文档》透露的信息,石井把自己掌握的东西视作筹码,说多少,说到什么程度,一直占据着主动。他是在明确获悉美国对天皇免于追究、对自己及所有队员不作为战犯起诉的消息后,才真正做到和盘托出。

NHK专题片揭露731部队队员的真实面目

在石井四郎的配合下,美国调查人员发现了埋在他家后院的文件,还另外在日本南部的寺庙和山林里找到了他埋藏的600页文件报告、8000件组织样本以及大量解剖报告。其研究的数据包括炭疽热、肉毒杆菌、霍乱等。据说,获得赦免的石井在其后重操旧业,在美国设在日本的细菌研究机构内任职,继续从事细菌战研究。

东京审判时,苏联根据伯力审判获得信息,揭露了731部队的许多犯罪事实,包括在中国用霍乱病毒蓄意传染超过10万人等行径,并说哈尔滨的731部队营地是“奥斯维辛之前的奥斯维辛”,但口说无凭,由于缺乏证据材料,加上美国人的含糊抵赖和有意规避,说这是苏联的一贯宣传,最终不了了之。

实际上,从1947年起,对所有细菌战部队的情报就开始集中在参谋二部统一管辖之下。此后,不论是东京审判国际检察局,还是与国际检察局完全平行的GHQ法务部调查科,凡是要调查了解细菌战的档案资料,都必须经过参谋二部。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731部队进行细菌战的罪行没能成为东京审判的对象也就在意料之中了。于是,在战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731部队连同他的成员似乎销声匿迹,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本文完

神推理故事

夏洛克:不要再装模作样了,凶手就是你!死者这张保单上的受益人是你!你是他唯一的外甥女!

女子:不要想当然好吗?案发时是大年初二,我正在旅游啊,怎么可能杀人!

法医:死者是吸入异物导致窒息性死亡的,应该是意外啊!

夏洛克:碧小姐,你去旅游了没错,为了证明你在外旅游,你还在朋友圈发了照片,可惜这张照片出卖了你!

法医:这张照片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啊!碧小姐你留披肩发比现在的短发更好看呢!

夏洛克:恭喜你,你找到问题关键部分了!那就是她的作案手法!

请问,碧小姐的作案手法是什么?

扫码关注孺子牛X(ID:ifeng_jiangtang),回复“1”获取答案。

讲堂频道官方公号“孺子牛X”

[责任编辑:张昊 PSY065]

推荐
凤凰网讲堂
微信号:孺子牛X

凤凰新媒体 讲堂频道
互动邮箱:jiangtang@ifeng.com
官方微信:孺子牛X
ID:ifeng_jiang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