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请添加图片名称
凤凰网讲堂 > 每日选修课 > 文史课 > 正文
请添加图片名称

哪位开国将军没赶上火车错过新中国的授衔仪式?

by:党史纵览

他先后参加领导和组织实施了我国第一枚自行研制的运载火箭、第一枚导弹武器和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的发射试验任务……

1909年阴历正月初八,张贻祥生于安徽省金寨县南溪镇南湾村吴家湾一户贫苦农家。全家9口人,仅有3亩薄田、3间草房,全年收获粮食仅够全家生活3个月,其余时间只能靠野菜度过饥荒。他的父亲张良瑛与母亲张汪氏共养育了4个儿子、3个女儿,张贻祥是老三。由于灾荒和外债增加,念了两年私塾的张贻祥很快就辍学在家,帮助家里干一些拾柴、放牛等农活。14岁开始到舅舅家做活,16岁到冷冲帮工,18岁到地主家打长工。辛辛苦苦,一年下来,只能换来200斤玉米,帮助全家勉强度日。3个姐妹先后被卖给人家当童养媳。1928年春节,母亲到地主家借粮无果,反被地主放狗咬伤,从此一病不起,当年4月就去世了。青少年时期的苦难经历,使张贻祥的反抗精神与日俱增。

1928年,张贻祥在地主家做雇工时,偶然接触了被土豪劣绅斥为“赤色分子”的革命人士。和他一起扛活的有个叫张世才的帮工,经常悄悄地向长工们宣传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知识。黄麻起义爆发后,张贻祥在思想上受到强烈震撼,便坚定地回到家乡南溪,一边做农活,一边寻找党的秘密组织,终于在1928年5月参加了商南秘密农会小组。在农会的领导下,张贻祥与农会成员一起,杀了一批地主老财,在当地产生了重要影响。1929年4月,张贻祥与弟弟张贻瑞一起参加了赤卫军,被编入麻河二区游击队。5月,参加了著名的“立夏节起义”,成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二师的一名战士,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随后,张贻祥随部队参加了对地主武装、民团、清乡队、编练队和联保办事处的历次战斗。

1930年12月14日,在红军第三次攻打金家寨的战斗中,由于敌人工事坚固、火力较强,红军进攻一度受阻。张贻祥所在的红四团奉命担任主攻,他们敢于牺牲、勇猛冲杀,与敌人展开激烈的肉搏战,终于撕开敌人阵地缺口,取得了战斗胜利。

由于表现突出,1931年3月,张贻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提拔为连指导员。1933年1月,红四方面军进入川陕后,张贻祥任团特务连副连长兼党支部书记,后被调至二一八团教导队。

1935年5月,红四方面军总部驻扎在四川通江空山坝地区,当时东有国民党军刘存厚部,西有田颂尧部,他们对红军形成了四面合围之势。总部决定以十一师、十二师为主力歼灭东线的刘存厚部,打破敌人包围。张贻祥所在的第七十三师二一八团奉命正面坚守大、小骡马和小坎子等阵地,堵击西线田颂尧部的进攻。空山坝战斗当天,师长王树声亲临阵地前线指挥作战。面对面前黑压压的敌人,他一再叮嘱大家:“沉住气,把敌人放到50米再打!”战斗于下午开始打响,王树声带领红军战士勇猛出击,与敌人展开多次肉搏战、拉锯战,挡住了敌人的疯狂进攻。夜幕降临后,空山坝突降大雨,加之敌人进攻猛烈,部队之间失去了联系。为赶在第二天拂晓前消灭敌人,二一八团团长按照王树声要求,写了一封信,命令张贻祥带一个小分队送到坚守在另一个山头的三营。在越过敌人的封锁线时,他们遭到敌人炮火的猛烈阻击。张贻祥当即决定兵分两路,由他带领几名战士与敌人正面交火,掩护另外几名战士突围迂回送信。经过两个多小时激烈战斗,估计战友们已经把信件送到三营,他们才开始实施撤退。面对敌人枪弹的持续扫射,几人只能摸黑紧贴地面匍匐后撤,结果不知不觉爬到山崖边缘。突然,张贻祥觉得身子一滑,连人带枪跌下悬崖。当他从昏迷中睁开眼睛时,已经天亮了,他这才发现自己被吊在一棵松树上。原来,是随身的米袋子、子弹带和斜背的步枪挂住悬崖上的树杈,救了他一条命。直到这天下午,3个砍柴的老乡发现了他,把他救下藏到家中。战斗结束部队打扫战场,寻找失散人员时才找到他。归队后,王树声高兴地对他说:“你立了一大功,救了我们一个营!”后来在张贻祥80寿辰之际,原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魏传统曾为其赋诗一首:“空山战斗挂悬崖,隔日三农救到家;西北沙滩建伟业,同心奋起振中华。”

1935年8月,张国焘公然实施分裂活动,擅自命令红四方面军南下。这时,张贻祥任九十三师二七九团参谋长,随师部一同南下。由于部队严重缺粮,当部队行至丹巴河时,张贻祥奉命带领一个排的筹粮队(其实只有几个人)到河对岸筹集粮食。丹巴河位于大渡河上游,两岸高山险峻,中间水流湍急,再加上连续阴雨,此时的丹巴河浊浪翻滚、激流澎湃。河上本来有吊桥,可因为当地群众长期受敌人反面宣传欺骗,在红军到达之前将桥破坏了。没有渡船,红军只找到两只皮筏子,他们借助波浪的惯性力量,用木板一点一点地向前划。到了河对岸藏家寨子,他们挨家挨户寻找粮食,找到粮食后就放下几块大洋,或者留下一张借粮的借据。在渡河返回到达河心时,一股洪水突然奔涌而至,皮筏在巨浪冲击下顿时失去控制,紧接着又撞进一个大漩涡,顺着水旋的方向飞快旋转。两个战士吓得脸都白了,慌乱之中连声喊叫:“跳河吧,快跳吧!”张贻祥赶紧制止说:“不能跳,跳下去必死无疑!”就在紧急万分的时刻,皮筏碰到了暗流中突出的一块大石头,被石头一顶,反被弹出了漩涡。于是他们又顺势用力划水,最终脱离了险境。等到爬上河西岸,因為疲劳和惊吓,3个人躺在岸边半天无法站立起来。第二天,筹粮队冒着生命危险,又到对岸筹集粮食。好不容易找到几袋麦子,就地用老乡的水磨磨成约三四百斤面粉,分装成6袋。第三天,张贻祥带着2名通讯员扛着3袋面上了第一只皮筏,他担心皮筏负载过重,易于倾覆,临出发前丢下一袋面粉,顺利返回对岸。可是,后面3名战士由于舍不得扔掉到手的粮食,坚持装了3袋面,结果在划到河中心时,突遇急浪,皮筏子被冲进一个石缝里,再也没能出来。在丹巴河边停留的五天五夜里,红军为了筹集粮食,有近百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35年8月中旬,红军向阿坝、班佑地区挺进。红军出发前仅按每人每天一两把青稞炒面标准分发了3天口粮。沿途沼泽遍地,环境异常恶劣,饥饿、干渴、泥潭等随时会带来致命危险。张贻祥所在团有一个排,实在忍受不住饥饿,夜里采吃了草地蘑菇,结果集体中毒,20多人几乎全被毒死。草原气候变化莫测,时雨时晴时有风雹,文工团里十二三岁的小红军本来就饿得站不住,几天下来,有的硬是被冰雹砸死了。凡是能找到、能充饥的东西,大家都平均分配,相互照顾,不让一个人吃亏。经过一个月左右艰苦行军,红军终于第一次通过了被称为“绝境”的草地。

1935年9月,张国焘再次胁迫四方面军南下,部队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再次穿越草地,许多红军指战员没有牺牲在敌人的炮火之下,却被自然条件极度恶劣的草地夺去了宝贵的生命。

1936年3月初,红四方面军开始西进,再次翻越在丹巴、道孚之间的大雪山脉中段海拔5000米的折多山。山上终年积雪、空气稀薄,气候变化无常,不时有冰雹、狂风、大雪降临。为避开风暴袭击,必须在12时前通过顶峰。这样,部队不得不在头天下午开始行动,连夜接近主峰,在陡峭的山坡上刨开冰雪,辟路前行,终于又一次翻越雪山。

[责任编辑:张昊 PSY065]

推荐
凤凰网讲堂
微信号:孺子牛X

凤凰新媒体 讲堂频道
互动邮箱:jiangtang@ifeng.com
官方微信:孺子牛X
ID:ifeng_jiang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