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请添加图片名称
凤凰网讲堂 > 每日选修课 > 自然课 > 正文
请添加图片名称

复仇心理也有好处 小李子凭复仇者形象获奥斯卡奖

by:凤凰讲堂

不仅复仇心理会给人带来愉悦,人们寻仇的原因完全是因为预感到这样会有快感。切斯特表示,寻求报复是一个管理情绪的过程。

利维坦按:其实仔细想想,复仇的目的无非获取快感和威慑他人,从这个角度去理解的话,甚至连法律也可以理解为“权力机构通过帮助受害者复仇以达到稳定秩序警示众人目的”的保障体系。

文/Melissa Hogenboom

译/果然多多

校对/药师

原文/www.bbc.com/future/story/20170403-the-hidden-upsides-of-revenge

复仇的故事其实是苦乐掺半的。举个例子,《荷马史诗》中的《伊利亚特》讲述了特洛伊之战。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诱走了斯巴达王的妻子海伦,斯巴达王不堪其辱,决定攻打掳走妻子的男小三儿。他带领整个军队来到特洛伊,发动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杀死了成千上万的人。

复仇的主题贯穿了这个故事。在情同手足的挚友普特洛克勒斯(Patroklus)战死沙场后,阿喀琉斯(特洛伊战争中的一个半神英雄,希腊联军第一勇士)也开始了不顾一切,腥风血雨的复仇之旅。

几乎从我们诞生于地球上伊始,复仇就已经变成人类行为的一部分。从古至今,无数文学作品和复仇有关,从希腊悲剧故事,如埃斯库罗斯所著的《奥瑞斯提亚三部曲》(奥瑞斯提亚想要通过弑母来报复自己的父亲),到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

毫无疑问,大部分人对于损害自己利益的人心怀恨意,更有甚者对其实施了报复。进行报复时的感觉当然大快人心。但当初是什么驱使我们施行报复的呢?研究者们渐渐发现了答案,同时他们发现复仇心理也有着意料之外的好处。

复仇心理是强有力的情感触发点,它会让人把报复付诸行动。迈阿密大学的进化心理学家迈克尔·麦卡洛(Michael McCullough)花了10多年研究复仇和宽恕心理。他表示,人类生活中的报复行为十分普遍,各国人民都知道,被伤害的人会大为光火,并且想要反过来伤害对方。

和历史长河中的许多故事一样,哈姆雷特的追寻也是始于复仇。(图源:Getty Images)

研究表明,复仇心理会驱使犯罪。高达20%的杀人事件和60%的校园枪击事件与复仇心理有关。复仇心还会影响政治。比如,《华盛顿邮报》上一篇报道称(www.washingtonpost.com/news/wonk/wp/2016/11/09/how-trump-won-the-revenge-of-working-class-whites/?utm_term=.9c8b604bb4bd),唐纳德·特朗普成功当选美国总统,就是“白人工人阶级报复”的结果,这些白人工人阶级觉得自己被日新月异的全球化经济抛弃了。这一观点得到许多其他媒体的响应。

攻击的诱因有酒精、被冒犯和自恋人格等,尽管这一主题已经得到了充分的研究(http://www.jsad.com/doi/abs/10.15288/jsas.1993.s11.128),学界对复仇心理还知之甚少。将报复行为和暴力行为区分开并不容易,所以研究起来也很困难。弗吉尼亚州立大学的大卫·切斯特(David Chester)起初研究攻击行为,但他很快意识到在暴力行为发生前,通常还有其他情况。他将这个过程涉及的情绪叫做“心理中间态”,即在感到被激怒和采取攻击行为之间的心理状态。“我好奇的是,你是如何将一件事当作冒犯,进而升级成攻击行为。”他认为其中的关键在于报复的欲望,“所以为了理解攻击的本质,我开始研究复仇心理。”

受到挑衅的人之所以有攻击行为,就是因为这样能释放恨意。

他开始探索复仇心理背后的原因。首先,他和肯塔基大学的同事内森·德瓦尔(Nathan DeWall)发现,被侵犯或被社会拒绝的人会有情感疼痛。被排斥后表现出攻击反应的实验对象,其大脑和疼痛相关联的区域十分活跃。切斯特表示,他们的研究探索了从古代演化而来的以攻击型报复应对威胁和伤害的趋势。

在后续研究中(dx.doi.org/10.1093/scan/nsv082),切斯特惊讶地发现情感疼痛和愉悦有着复杂而密切的联系。当事人被拒绝后的第一反应是感到疼痛,但如果如果有机会复仇,疼痛很快就会被愉悦掩盖,甚至还会激活大脑已知的奖励回路——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切斯特发现,受到挑衅的人有攻击行为,正是因为这样可以获得快乐。复仇貌似真的可以是甜蜜快乐的。

众所周知,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有一长串的政敌。(图源:Getty Images)

攻击和愉悦两者间有联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心理学之父”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十分清楚,攻击行为会让人感觉很痛快。但复仇心理有其特殊乐趣的说法直到最近才愈发流行。

为了进一步理解成因,切斯特和德瓦尔进行了一系列实验,实验结果刊登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期刊2017年3月版上(www.ncbi.nlm.nih.gov/pubmed/27808535)。实验方法是,通过故意在电脑控制的掷球游戏中冷落实验对象,让其产生被拒绝感。然后让实验对象在虚拟的诅咒人偶上插针;被拒绝的一组明显在人偶上插的针更多。这项拒绝试验先是在网上远程进行,后又在实验室里对不同的实验对象进行真实环境下的模拟。在实验室试验中,不同于上次的诅咒人偶,实验对象可以向对手(电脑而非真人,且实验对象不知情)发出很长的令人不适的巨响,从而发泄复仇心理。同样,那些觉得自己受排斥最甚的人会向对手发出更长的响声。

最后,为了理解在复仇欲望中情绪扮演的角色,切斯特和德瓦尔给实验对象一种药,并让其相信该药会抑制情绪(实际上只是无害的维生素片)。但药片的安慰剂效用还是十分强劲,服用“药物”的实验对象并不想对排斥他们的人进行报复,而那些没有服用安慰剂的患者则表现得更有攻击性。看来安慰剂组没有寻求报复的原因是,他们认为这样做没有快乐可言。

综合这些研究结果,研究小组得出了惊人的结论。不仅复仇心理会给人带来愉悦,人们寻仇的原因完全是因为预感到这样会有快感。切斯特表示,寻求报复是一个管理情绪的过程。有了报复的机会后,被拒绝的人和未被拒绝的人情绪测试得分一样高。

但对这些发现我们还是要持保留意见。关于实施报复数天或数周后感受如何,目前还没有长期的后续关注。另外切尔西未发表的研究结果表明,寻求报复的人只能得到一时的愉悦。“和很多事情一样,复仇的愉快总是短暂的。它带来的是一种看似上瘾的循环,然后你的自我感受比刚开始复仇时要糟糕得多。”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就凭借了《荒野猎人》中的复仇形象获得了奥斯卡奖

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寻求快意恩仇的人没有预料到灾难性的个人后果。例如,足球运动员齐内丁·齐达内(Zinedine Zidane)在2006世界杯用头顶撞马尔科·马特拉齐(Marco Matterazzi),成为了他永久的黑历史。类似的还有,世人都知道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列了一长串政敌,他的人生目标是“滚蛋吧,傻X们”。最终他的一些卑鄙伎俩导致他被迫辞职。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复仇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麻烦,为什么这种看似毁灭性的行为会一直存在于我们的进化过程中?

复仇非但不是进化中的错误,它的作用还不小。

答案是,复仇非但不是进化中的错误,它还会带来很多积极的作用。迈克尔·麦卡洛是这样解释的:尽管人们可能认为报复“有害无益”,譬如它会破坏你的人际关系,但复仇心理其实还是有好处的。复仇心理的主要目的是起到威慑作用,反过来也明显有益于我们的生存。想想监狱或黑帮文化,在那儿如果你惹错了人,那被报复是板上钉钉的事。切斯特认为,“如果大家都知道你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就不会再找你麻烦或占便宜。”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就凭借了《荒野猎人》中的复仇形象获得了奥斯卡奖,电影里的小李子复仇的心火熊熊燃烧,这成了他活下去的动力。尽管伤痕累累又遭遇骨折,他还是匍匐着穿过危险丛生的地带,只为给死去的儿子报仇。

麦卡洛表示,甚至扬言要复仇也会震慑住攻击。“正面应对伤害的人总比忍受屈辱让坏人得逞要好。”就像人饿了要吃饭,他认为复仇心理是难以抑制的原始欲望。只有让复仇者得偿所愿,他才能继续生活。这就跟我们大吃一顿后才不再饥肠辘辘是一个道理。

如果复仇的主要目的是制止伤害,那它确实还是不错的选择。麦卡洛说,不要理解成我们应当鼓励人们沉溺于复仇。“我们可以既理解复仇心理的原因,明白它不是残缺心灵的产物,还可以帮助人们减少他们复仇的欲望。”

被排斥会让人们精神和生理上都会进行自我防御。

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把复仇的欲望付诸行动,这一点还是让人宽慰的。2006年一项研究表明(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439/n7075/full/nature04271.html),复仇的想法给男人带来的愉悦感更多。研究发现,当看到欺骗自己的对手被电击后,男性实验对象大脑的奖励回路比女性更活跃。2008年另一项研究中(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2210310700100X),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奥兹兰·阿杜克(Ozlem Ayduk)和她的同事们发现,那些有特定人格类型的人在被排斥后更容易有暴力行为。她还发现某些人对此具有高敏感度,且他们更倾向于根据过去的经历来判断是否会有排斥自己的事情发生。

而且这些人更易神经过敏,且会表现出焦虑和抑郁症状。阿杜克表示,“即使不存在被排斥的情况,他们也会宣称发现排斥的倾向。被排斥是真实存在的威胁,预计排斥的发生实际上会让人精神和生理上进行自我防卫。”对于这些人来说,报复性攻击就像是被排斥后的“膝跳反应”(生理上最简单直接的条件反射)。

复仇是人类本性的一部分。(图源:Getty Images)

我们不会注定沦为复仇欲望的奴隶。

值得一提的是,并不是所有对此高敏感的人都有暴力倾向。有些人通过其他方式排遣被排斥的感受,比如自我伤害。阿杜克说,“这种方法也能让人们感觉自己能有所掌控。攻击只是被排斥后的反应之一。”

除此之外,容易采取报复性攻击的人可以学习处理情感爆发的方法,就像是瘾君子可以通过不同的心理策略来控制他的欲望。在某个复仇心理研究中,切斯特和德瓦尔监测了实验对象的大脑内部形态,他们发现,那些能够抑制自己实施报复的人大脑外侧额叶皮层被激活,这一区域对推理和抑制冲动行为很重要。“所以我们不会注定沦为复仇欲望的奴隶。人类已经进化出了这个非常复杂的前额叶皮层,来抑制冲动行为,从而引导大脑创造出更多的社会成果。不管我们意识到这点与否,我们都拥有希望。”

所以当你下次谋划报复仇家时,想清楚报复的愿望只能满足你一时愉悦,不要期待这些隐藏的“快感”会一直持续下去。更确切地说,我们要知道,复仇心理的存在是合理的,它保护人类祖祖辈辈的权益不被侵犯。

利维坦古旧书摊儿:插图版《荷马史诗》蒲柏经典英译

来源:利维坦。

本文完

在某妇产科医院有一名妇人生下了一个宝宝,当天半夜护士去婴儿房巡视情况,意外发现该婴儿已经全身冰冷无呼吸,死亡了。

知道此事后的院方决定隐瞒此事,用一个也才刚出生没几天的孤儿婴儿取代那名死婴。在生产时那名产妇并无意识,也还没见过自己的亲生孩子,因此理论上以还看不出特征的婴孩取代是万无一失的。

隔天,院方安排该产妇见到那名代替的婴儿,但她一看就发狂般的大喊:“这不是我的宝宝!”

产妇是怎么发现宝宝被掉包的?扫码关注孺子牛X(ID:ifeng_jiangtang),回复“宝宝”获取答案。

讲堂频道官方公号“孺子牛X”

[责任编辑:张昊 PSY065]

推荐
请添加图片名称

凤凰新媒体 讲堂频道
互动邮箱:jiangtang@ifeng.com
凤凰讲堂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ifengtalk